全网整合营销服务商

电脑端+手机端+微信端=数据同步管理

免费咨询热线:

刘朔书画艺术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6-04-15展开全部刘朔,号渤海道人,1970年4月生,河北省乐亭人,1993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师从李明久,白云乡,杨建民,霍春阳等,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海内外名人名企交流协会顾问,河北省书画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现居石家庄。其作品注重笔墨,苍劲凝重,泼辣豪放,意境空灵,作品内容力求古意诗境,诠释儒释道精神内涵。遍摹历代大家作品,沿袭正脉,艺求上古,浸洇水墨二十余载。

  在当代多元化的艺术舞台上,刘朔书画便犹如这幽谷之兰,静静的、淡淡的在那里吐纳绽放,在宁静的气息中自然舒展,呈现出中国传统书画“澄怀观道”、“静照忘求”的一路较高水平。

  刘朔虚静恬淡,不滞于物,不为世事所动,一以贯之地走自己的路,始终保持着一份心灵的独立和自由,也正是因为这样一份独立与自由,使他能够对书画艺术进行深层思考和探索,在笔情墨象之中独享超逸之趣。这种超然心境,自然表现在其书画之中。

  大道无形,唯在拣择。与安稳而透明的笔墨相对应,中国传统山水画成为刘朔的艺术选择。他试图寻找一种宁静的境界来化解世象的繁杂,用本真的眼光感知历代画家的山水情怀,以求解真实可感的中国山水文化灵魂。

  中国历代山水画作品均体道悦性,立象尽意,源于自然,又超然其外。天地流行,发育万物,山与水的合喻即为宇宙自然的永恒、深邃和生命精神的生生不息。山水之乐,因画而更具诗意,山水之画,非江山而不显其质。对于山水画的表象世界,只有探寻把握形式规律,方可超以象外,得其山水画艺术之意义。

  刘朔山水画,构图繁密,在画法上采取传统高远视点,从高处把握景物,从大处透视整体,既瞩目于上下四方,一目千里,又细致到一草一石,一水一木,体现出大自然生命节奏变化的韵律。创作中既发挥了宋人实景丘壑的幽美描绘,又将元人按“气”、“象”原理重构山水元素的法则融会一体。所作《山水静无声》 “立万象于胸中,传千祀于毫翰”,变静态的孤立山川为动态的流动山水,营造出空空朦朦、苍苍莽莽的松秀意象,体味着“道”的自然,流露着对生命宇宙的体验。所作《秋山图》所画丘壑,重峦叠嶂,越深越妙,山石树木、坡坨形态无一处不是惨淡经营,将精练的用笔与造型完美结合,既可以在很小的范围内看到连续而节奏明快的盘折之变化,又可在大面积的山体内表现若有若无的空灵,觉悟庄子的“虚室生白”。所作《云海松涛图》又将四时阴霁之气象,得于心而应于笔,云海松涛之喜怒,由人之逸而为画之逸。初看是山是云是松,细看非山非云非松,是与非是皆为美也,给观者感受到的是澈透心灵的安慰和水墨微妙的领悟。

  作为一位传统的书画家,刘朔重视书意,讲求文理,善于以古人名句为题,以文人画为艺术形式,营造自己内心的山水意境。其山水画《秋树远岫图》《云霭万壑图》《秋山图》,取古人山水题材诗词之意境,或小桥流水、或崇山峻岭、或寒江古亭,展开一幅幅中国文人的水墨情怀。欣赏这些精致独到的作品,我们可以在虚虚实实的人文环境中徜徉,正如清人方士庶所云:“山川草木,造化自然,此实境也。因心造境,以手运心,此虚境也。虚而为实,是在笔墨有无间。故古人笔墨具此山苍树秀,水活石润,于天地之外别构一种灵奇。”这种“灵奇”使得刘朔山水画不再单纯是一种形式品质,而且还具有浓厚的传统文化审美意味。

  古典书风为刘朔书法审美理想的一贯追求。他对古典重视、崇仰和执著,广泛临习了三国、魏晋、唐宋诸家名帖,以“察精拟似”要求自己,把传统当成一个发展演变的动态过程来做全方位研究。他天份既优,用功又博,开垦出一块有别于浪漫传达或现代张扬书风的书法领地。纵观其书作,从容蕴藉,笔力轻健,提、按、顿、挫清晰分明,晋唐遗韵较为浓烈,以山水画一致的清新格调平和地散落在从容的笔墨之中,浸润着简、静、寂、生的禅宗美学韵味。

  在刘朔看来,写小楷尤其写魏晋小楷是练笔性、练眼力、练养成的最有效的途径,是提高作品境界的好办法。他的作品正是建立在他对小字书法的深刻认识和刻苦实践的基础之上的。他的小楷,法度严谨,点画精到,用笔流畅,风姿绰约,一派淳正清雅之气扑人眉宇,处处体现着潇散简约、平和静雅的韵致。所作《心经》、《金刚经》、《唐诗长卷》古风扑面,通篇展现着一种精严细腻、清逸散淡的情趣,笔画的起止、映带、提按,一板一眼,无不中规中矩,不激不历,从从容容,足见其在小楷上下的功夫之深,这在当今比较浮燥的书坛,尤为可贵。

  正缘于此,刘朔行草书也具备了较高的艺术感觉。他以敏感的心性经营笔墨,立足并生发于传统,又注意融人自己深邃的思考,从而使其在书法创作上逐渐形成自己内秀外美、清逸淡雅的独特艺术风格。其作品,章法连贯,平起提按、疾徐有度的线条节奏,中锋用笔的微妙变化以及依势而成的墨韵浓淡润涩处理,使其行草书清而纯、静而雅,具有浓厚的书卷气。

  在书画艺术研究院霍春阳硕士研究生课程班,经过两年系统的专业学习过程中,刘朔对书法绘画艺术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他开始运用中国文化的禅韵与山水画的写意来书写,扫尽当代书风中的浮躁、浅薄、懦弱与杂乱。禅宗的人生唯美性和对生命的顿悟,使得他的书法线条结构内凝淀着诗意之美,用诗化之思对待创作,注重抒情的诗味以激活书写表现之魂,运用诗化的线条结构展现禅意空灵的艺境,在不事修琢中作漫不经心的线条散步,由是给人内涵充足的含蓄之美。山水的写意为刘朔书写潜意识层面内的一种超自然表现,因此,其书形象的构造是多层次展开,呈现的“静逸、流宕、幽玄、疏狂”皆指向禅境传达,禅骨建构、禅韵坦露,使其书在注重书法文化内质的同时又深藏着禅的意识,素净的白底上呈现出单纯的美和简练静穆的气象。

  刘朔信奉这样的人生格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交八方友”。无论是画画还是书写,他将其艺术创作过程归纳于“神思”的想象活动,情致和意境的感悟,在心态的顺然自若中蕴含着禅机。因而他一有机会便游历祖国山河,从大自然中吸取营养,在不断游历中吸取大自然的灵魂气魄;他十分重视知识文化的底蕴,不断学习哲学、美学、文学、历史等相关知识,在频繁的交流、融合中增长见识;在中西比较文化中体验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

  或许正是用这种“澄怀味象”式的“心斋”去观“道”,用“万趣融于神思”来体现“神境”,刘朔的书画艺术才“中得心源”。他的书画艺术是在正确理解和把握传统文化精神的基础上,始终追求并保持着中国传统笔墨语汇的单纯,是严谨法度、纯熟技法与禅趣意绪相结合的产物,能“所遇之时,有以发之”,散发出 “远”、“和”、 “力” 、“情”的艺术魅力。其“远”即追求意境的清远,唯清、静,可致远、致深;其“和”即和谐潇散、悠然自得,强调一种风度、胸襟以及和大自然的精神融和;其“力”体现在其线条的节律与流畅、质感与力感,是内在气质的阳刚威仪与高风大气;其“情”即抒发心中的浪漫情怀。

您的项目需求

*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