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整合营销服务商

电脑端+手机端+微信端=数据同步管理

免费咨询热线:

记者调查:河北曲周白寨乡“麦田被毁”的背后是补偿之争

  近半个月以来,陆续有媒体将目光投向河北邯郸曲周县,这里5月底发生的“麦田被毁事件”引发关注。为了解事件背后的问题焦点,本网记者日前奔赴现场调查采访。

  在采访中,当地政府称,当地部分村民为获得更高补偿金而不断歪曲事实,且政府不会答应他们提高补偿标准的要求;当地村民则表示,将出具调查报告反驳当地政府占地是为了“发展高效农业”的说法。

  事件发生在曲周县白寨乡滏南庄村。滏南庄村紧邻县城中心,从县政府附近驱车前往,不到10分钟就能抵达。记者向站在村口的一名中年村妇说明采访意图后,就被引领到村里不远处的一所小学内。一位自称是学校教师的村民在索要记者名片后,将记者带到学校教室内介绍情况。

  “5月31日发生麦田被强行毁坏的事件前,乡政府从未告知村民土地去向,也未提供征地批文、协议或者买卖合同。在这种情况下,还把上来阻拦的村民打伤,部分被打的村民甚至还被刑事拘留。”这位村民告诉记者。

  他透露,现在滏南庄村村民正在着手撰写调查报告,准备用明确的数字对比耕地被流转前后,所种植的农作物效益孰高孰低。他表示,这将是对乡干部所谓“滏南庄村农田使用率不高,流转土地是为了发展高效农业”说法的有力反击。

  但这位“教师村民”不愿告知姓名,也不愿被录音录像。他解释说,这是因为乡里的领导已多次找他谈话,警告其不能再以教师的公职身份带领村民继续“找政府麻烦”。

  记者在这所小学教室了解情况的过程中,有大约十几名村民在场或聆听、或发言。这些村民中的几位代表向记者诉说了耕地被占的经历。

  一位叫范玉环的村民告诉记者,自己当天被推倒的是2.4亩小麦地,还有35天就要收割了。她既没有在任何协议上签字,也根本不同意政府强行收地的作法。她说现在自己只想政府把土地还给自己继续耕作,因为“一亩地能养活家里四五口人”,这是农民的“命根子”。

  村民胡秀月被推倒的地上种着1.1亩的葡萄树,一年可以有四万块的收益。她表示,自己的土地产出效益很好,无法接受被政府一次性买断给私人企业,她认为这是在“变相买卖土地”。

  受访村民表示,曲周县以前的土地流转方式都是付给农民每年每亩地1000元左右的租金,从没有一次性买断土地经营承包权的,“这么做是想过一段时间再正式征收这片土地,为不合法的征地过程披上合法的外衣”。

  “我们的地都是一级地,为什么要按照盐碱地的标准补偿给我们?”村民李国英则表达了对“补偿款”的不满,“政府开出的每亩地31600元的补偿标准过低,很多村民无法接受。”

  还有一位叫席银国的43岁村民表示,两年前村里因为修路就征了他两亩地,这次又损失了1.6亩地,现在“一分地也没有了”。他家里有两位老人、两个大人和两个孩子等着吃饭,他不知道未来的生存出路在哪里。

  村民们告诉记者,当地政府的强行收地行为从去年底就陆续开始了。他们在今年2月已向河北省信访局反映有关情况,并收到开具的“信访事项交办告知书”,告知“请到当地信访部门或省国土资源厅查询,办理单位将在2个月内作文字答复”。但村民们表示,他们迄今为止“什么答复也没收到”。

  滏南庄村民向记者提供的材料中称,5月31日上午,乡政府出动400余人将村后400余亩小麦、果树和菜地铲为一片废墟。但接受记者采访的白寨乡政府办公室主任张振刚却表示,当天被推倒的只有13户的5亩多小麦地,且没有发生任何肢体冲突。

  “之所以不等收割就推倒这5亩多小麦,是因为当时(绿洲)公司已经承受很大损失了,时间上不能再往后拖了。”张振刚说。

  据介绍,滏南庄村前后被流转的土地共计340多亩,选择与曲周县绿洲生态园木发展有限公司合作,目的是为了发展高效农业,探索新型经营管理模式。在村干部充分宣传过后,当地村民都知道这个作法,包括上述13户村民,而他们之所以加以阻挠,只是因为“对补偿价格不满意”。

  白寨乡乡长贾书国对记者表示,除13户未领取“补偿款”外,其他村民都将现金领回了家,这就代表认可政府的作法。村民们领款时都有签名和按手印,而且乡里保留现金票据予以证明。他还补充说,这13户村民主动与媒体联系,歪曲事实,目的是获取更高的补偿,这是在“套取国家资金”。

  “从5月31日到现在,乡里一直在做13户村民的工作,但不会答应他们提高补偿标准,因为这样一来其他村民也会想得到更高的补偿。乡里会结合他们的实际情况,通过提供务工机会、办理低保等途径满足,相关举措最近就可能出台”。张振刚说。

  贾书国则表示,失地农民的低保和新农保加在一起“一年能给1000多,比光靠种地的收入好多了”。此外,每年绿洲公司还会根据效益情况向村民分红。

  对于“新型经营管理模式”提法出自何方,张振刚称这源于“十八大精神”,省里市里没有具体文件,乡里自己研究出的操作方案。至于为何要转让给绿洲公司来“发展高效农业”,张振刚并未直接回应。他表示选中这家公司的过程他并不清楚,但“这公司在我们县里算是比较有实力的”。

  在记者采访结束后,曲周县委宣传部曾多次主动提出将向记者补充更为详尽的说明材料,但截至发稿前记者并未如约收到。

  新疆官员下乡镇维稳埃及骚乱李克强经济学斯诺登申请避难被拒中俄联合军演中国多省高温李娜温网出局朝鲜新富阶层小学生吃江水泡饭足协赔偿卡马乔央视春晚改革老兵入社保新疆警方悬赏寻找线索斯诺登 政治避难中俄联合军演

您的项目需求

*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